日月更替,四季轮回。昨天还在“乙亥末、庚子春、荆楚大疫”的隔离里沉睡,今朝已是“风雨送春归、飞雪迎春到”。二〇二〇,已成昨天,已然一去不复回,即将被尘封、被掩埋、被写成历史。

辞旧迎新的关头,回望渐行渐远的二〇二〇年,我不再想抚今追昔。因为这一年,似乎伤痕累累。然而,依旧还是想写点什么,是“纪念”,更是“祭念”。

工作与数据

从何写起呢?还是先上数据吧:

  • 这一年,共交付企业建站类项目(含仿站、模板建站)累计 37 个;
  • 这一年,累计交付商城类微信小程序 16 个;
  • 这一年,累积为超过 110 位客户提供过网站建设、网站搬家、网站改版与修改等服务;
  • 这一年,累积经手网站超过 500 个;
  • 这一年,累积与 9 家同行或上下游伙伴建立友好合作关系(业务往来 3 次以上);
  • 这一年,我的业务范围扩展到了香港特别行政区,虽然只有 1 单,但也意味着“冲出大陆”了;
  • 这一年,我为花旗银行写了 4 个页面,正儿八经的花旗银行官方网站的内页;
  • 这一年,我为“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” —— “榆林小曲”做了一个网站。能够为民族文化的发扬和传承做出一点贡献,我很荣幸、也很自豪。目前,该网站的PC端已经在验收和交付中;

榆林小曲网站首页截图

这一年,我在“穷则独善其身、达则兼济天下”之后,读到了“为天地立心、为生民立命、为往圣继绝学、为万世开太平”。在病毒席卷我华夏大地的时候,我见识到了生命的卑微、弱小、不堪一击。更意识到我个人的能力、力量连“轻如鸿毛”都算不上。和那些迎难而上的逆行者、人民英雄相比,我只能躲在被窝里,用“在家躺着也是为国家做贡献”来安慰自己。即便是闭门不出、即便是躲在被窝里,恐惧和不安仍旧不依不饶、咄咄相逼。那一刻,我才真正懂得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”!

好在阴霾总会过去,复工复产之后,我开始更加积极、更加努力的想要做点什么。做不了“吹哨人”、“逆行者”,当不了“人民英雄”,那就老老实实、踏踏实实的做点自己能做的事儿吧。

电脑慢了,618,升级了电脑主机;显示器干废了一块,双十一,换了两块全新的2K显示器;鼠标、键盘相继罢工退役;双十二之前,角落里的音响也闹罢工了,换。总花费超过了一万,我老婆几次都怀疑是我先把它们鼓捣坏,然后好趁机升级换新的。直到我给她看我的工作目录。虽然今年基本是从4月份才开始干活的,但丝毫不吹牛的说,随便挑今年的6个月都比去年的12个月干的活只多不少。

工作方面,就先总结这么多吧。太细节的留到后面再写吧。

养花与希望

居家隔离的两个月里,全民学做凉皮的时候,我在抖音上学养花。知道了原来种花的土竟然也可以有“草炭土”、“泥炭土”、“赤玉土”、“鹿沼土”、“蛭石”、“珍珠岩”、“椰壳椰糠”、“陶粒”等这么多种,知道了“花多多1号”、“花多多2号”、“奥绿318S”、“磷酸二氢钾”、“风干有机纯羊粪”等养花常用的肥料。在那之前,我都是“营养土” + “淘米水”的。

实话实讲,今年养花养得很不错。养了多年的君子兰开花了,欧石竹、玛格丽特、蟹爪莲、长寿花、小木槿等等都养得开了花。还见到了吊兰开花。养了好几年没养活的碗莲,也养得开了花。由于受到篇幅的限制,这里就不一一罗列太多的照片了。后边有时间的话,我会在博客上搞个记录养花、养鱼的相册。

2020,遍地开花

有开花的,自然也少不了结果的。橘子树、脆皮金桔都结了不少。橘子树一共结了十多个,已经让我儿子吃掉好几个了。脆皮金桔是从小苗开始养起的,今年第一次结果,一共结了二十来个,也让我儿子偷摸摘了好几个吃完了。前些天,新买的香水柠檬小苗也快挂果了。

2020,硕果累累

事实证明,“喜欢养花”和“会养花”和“能把花养好”,是有差距的。“业余”和“专业”之间,有时候差的真的不是一星半点!这里我想引用一个视频,来强调、深化那些我表达不出来的东西。各种原因,这里无法直接引用原视频。移步抖音,搜索“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”,多看几遍,我拿人格担保,你会收获更多!你会感慨“用自己的‘业余爱好’去挑战别人的‘专业’、‘职业’真的是很愚蠢很愚蠢的行为”!

这么多花,开花的也有、结果的也有,我最喜欢的是哪个呢?我最喜欢的既不开花、也不结果,很普通,也很便宜。

希望之花

这盆金叶鸭脚木是今年居家隔离和复工复产模棱两可的时候,我从花市门口地上的一堆被剪下来的花花草草的枝叶里捡来的。很清楚的记得,宽阔的大马路上车和人都少得可怜,花市的门半开半掩。挑了几盆花结完账,往车上搬花的时候,我发现了它,就随手捡了回来。

捡回来后,我按照抖音上养花达人们分享的扦插鸭脚木的方法进行了修剪、杀菌消毒、泡生根水,最后用蛭石作介质进行了扦插。其实我当时真没指望它能成活,更多的是抱着一种做试验、试试看的想法折腾着玩的。当时暖气还没停,空气很干燥,每天要给它喷好几遍水来保湿。

可能是它觉得我这么用心照顾它,不活的话有点对不起我吧,它就生了根、活了下来,就开始长新叶子了。后来,我把它搬到了室外,一个夏天之后,它仿佛从一个七八岁的少年长成了十八九的小青年。粗壮发达的根系长到了花盆外边。不得不再次给它换盆了。

中秋之后,天气转凉,可以给它换新家了。这次我直接给它安排了一个内径30多公分的大花盆。隔壁邻居装修剩下的粗河沙是个好东西,一半田园土、一半粗河沙,再掺上半袋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纯羊粪。有时候,真的非常感谢大自然慷慨赠予的这一切。

换盆之后没过多久,这盆金叶鸭脚木又给我带了惊喜了,从下边生发出来一窝新的芽点。现在,它们已经长成了五个新的分枝了。

扎根、存活、生长、开枝散叶,这颗很普通的鸭脚木一次又一次地带给我惊喜。也一次又一次地在我失意的时候,把活生生的希望展示给我看。一颗草木,尚且很努力活着、努力活得更精彩。我一个大活人,怎么好意思因为一时的失意就向生活向命运低头呢?

鸭脚木还有另外一个更叫讨喜的名字 —— “八方来财”。我计划明年春回大地、万物复苏的时候,再把老枝剪下来、再扦插繁衍。种下希望,就会有希望,就会生生不息。

养鱼与破局

说完养花的,再说说养鱼的吧。养花养得还行,养鱼就养得不咋滴了,甚至比较惨。不过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记录下来的。

从去年初冬天开始养鱼。一开始是用农村那种老式的水缸养的。一口大水缸放在阳台上,一个九块九包邮的小氧气泵,养了几条小金鱼。干活干累了的时候喂喂食、换换水,觉得分外惬意。居家隔离、出不了门的日子里,这几条小金鱼成了我解闷的好伴侣。

隔离结束之后,我便开始张罗着弄一套底滤鱼缸。来回看、再三对比,终于在夏天的时候定了一套 150 x 50 x 90 的底滤缸。开缸、养水、下闯缸鱼,一切都挺顺利的。终于可以正式开始养鱼了,内心有些激动。殊不知,一场“全军覆没”的惨剧,正在悄悄地来。

开缸养鱼

十来条锦鲤下进缸之后,没过几天就开始接连暴毙。一天往外捞两三条死鱼是什么心情?我真的描写不出来。

“全军覆没”之后,我想要就此罢手、就此放弃,因为那些鱼确实死得很惨。我老婆不太赞成,倒也不是说她支持我养鱼,而是她觉得我花了三四千块钱整了这么一整套全新的设备,才养了几天鱼就不养了,实在是有点太浪费钱了。再就是我老婆向来都是很反感半途而废的。

好吧,还是继续养吧。我又开始刷抖音、看那些养鱼达人们的分享,开始加鱼友群,开始到处打听、求教。

接下来的事情是刷缸、整缸消毒。那三四天,我每天都要用掉半吨水,有的时候甚至是一吨水。也巧了,那几天杭州闹了一个杀妻分尸案,警察破案的线索就是用水量。

有了之前的教训,我谨慎了很多。也采纳了很多前辈们的建议,不再养冷水鱼了,而是开始养非常适合新手养的地图鱼(热带鱼)。

全军覆没后的从头再来

有一次去逛鱼店的时候,正好有别的鱼友去买鱼,我就站在旁边看着、听他们聊天。

“这些鱼是就这么大了,还是买回去养养还能长?”,鱼友问。

“还长,养好了一般能长到 xx 公分”,老板回答。

“能长这么大啊!我的鱼缸没有这么大啊!这可咋整?”,鱼友继续问。

“长着长着,长不开了,它就不长了!”,卖鱼老板回答。

“长不开了,它就不长了”,这短短的几个字,字字如晴天炸雷般惊醒了我。

养过花,尤其是玩过盆景的朋友都知道有“放养”和“控养”一说。花能长多大,要受到花盆大小的限制;鱼能长多大,也要受到鱼缸大小的限制。那么人呢?一个人能发展到什么地步、能修行到什么境界,受不受限制呢?受哪些限制呢?这些限制能否被打破呢?怎么才能挣脱束缚、打破限制、摆脱僵局呢?

养鱼的事儿,暂且说到这里吧。毕竟本文是年终总结,不能太扯闲白了。有空的时候,我再另写一篇,把我从这个卖鱼的老板身上都学到了什么,详细写下来。

书法与传承

从我知道我即将成为一个父亲的时候,我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了。那就是“我应该怎么教育好我的子女?”。毕竟“养儿不教,父之过也”,但是这个问题真得太大了,足以写好几本书了。《傅雷家书》不就是么!

后来,慢慢的,我把这个问题细化了,细化成了“我应该教会我的子女什么?”。如此一来,似乎就简单了很多。而事实证明,还是不简单。自己都还啥都不会呢,拿什么教孩子?总不能教孩子写代码、做网站吧?

于是,我买了一架电子琴。计划着我自己先学、先练,我学会了、练好了之后再教给我儿子。但事实证明买一架琴太容易,想自己摸索出点门道真的太难了!最主要的是琴就放在那里,我不碰,我儿子就不玩。只要我一碰,他立马就跑过来抢,不给就捣乱、耍赖。

不得不说小孩子的探索能力有时候就是比大人强很多。电源开关是整个琴唯一的一个红色按钮,那时还不到两周岁儿子在一顿乱点乱按之后,似乎就发现了这个红色按钮是个神奇的按钮。因为我注意到他手指虽然是放在电源键上的,但是眼睛看的却是琴的显示屏。按一下按钮屏幕就会亮,再按一下就没了,再按一下又会亮,我猜想他就是这么感知、探索、发现的。

没过多久,我就放弃“琴”了,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不是块玩音乐的料。于是,我又开始继续思考那个问题了。

后来,我想起来在我幼年的时候,我的父亲曾经教过我写毛笔字。所谓的“教”倒也不是说我父亲是什么大师、书法家。两毛钱一根的毛笔、三毛钱一瓶的墨汁,然后手把手教会了我怎么握毛笔,仅此而已。

音乐的路行不通,那就再试试书法吧。于是我又开始买笔墨纸砚了。整个过程还是参考了抖音上的书法爱好者、从业者们的分享。一件一件挑、一件一件选,前前后后,我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凑齐文房四宝。

过程中,我知道了文房四宝之首分别是:湖州笔、徽州墨、宣州纸、端州砚!每一样都是宝,民族文化的宝。然而,他们已然开始没落、开始被遗忘。你们知道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官方抖音账号有多少粉丝吗?你想象不到的少得可怜!

我的耳边又回荡起那句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”!“为往圣继绝学”就是“传承”,就是郭德纲常说的“传承”!没有“传承”,何以谈“发扬光大”!在立心、立命之后,应当做一点“为往圣继绝学”的事儿。

说到“传承”,我们很容易把这事儿想得太大!我举几个小例子,阐述一下我所理解的“传承”吧。

我叔早年是个开出租车的,现在开大货车跑物流。二十出头的堂弟,整日在家吃了睡、睡了吃的时候,我叔很犯愁。我就说“实在不行你就带着他去跑车呗”。结果,我估计你们都能猜到。

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靠车吃饭的,大车、小车、长途、短途、载人、拉货的都有。有一次,我看到一个师傅大半夜在朋友圈里对天发誓,“如果有来生,宁可xxxxx,也不干货车司机了。打死我,我也不能叫小孩再干司机了!”。

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,就不再一一列举传播负能量了。生活不易,将心比心,也都能理解。但是有些情况还真就让我理解不了。比如:老师不希望孩子长大后再当老师,医生不希望孩子长大以后再做医生,学者希望后代从政,当官的拼尽全力想让后代去搞文化、搞艺术、搞创作。

如此,何来“传承”?何来薪火相传、生生不息?

我父亲是个木匠,我现在就很后悔二十来岁的时候没有跟着父亲去学木匠。室内装修现在很吃香的,比做网站挣钱。而且,把一个个冷冰冰的毛坯房化成一个个舒适、温馨、幸福的家,多么神圣的使命啊,多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啊!

近几年,“匠人精神”、“工匠精神”、“工匠情怀”、“新匠人”等词汇越来越多得被提起。很多人说我是一个商人、买卖人,说我还挺会做买卖的。不,我首先是一个手艺人,我的手艺就是做网站、写代码。如果非要扯上“工匠精神”、非要标榜“工匠情怀”,往后,你们可以叫我“码匠”!

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以后,我不再排斥我的后代继续干程序猿、继续从事写代码这个行当!等小孩再大一些,我甚至会开始引导、开始主动干预。那么多父母省吃俭用,花好些钱去给小孩报个XX少儿编程班。光这笔开销,我就能省下好几万了。何乐而不为呢?

跑题了,还是继续说说书法的事吧。算了,还没入门呢,就不班门弄斧了。直接放几张照片吧。

练字日常

新年与畅想

写到这里,这篇总结基本算是写完了。回望这过去的一年,总体来说,还是比较满意的。虽然没有什么大动作,但是也没有什么很大的损失。毕竟也是而立之年,安安稳稳的也没有什么不好。

过去的这一年,我越发注意到客户的需求不止是一个只靠技术搭建起来的网站。坦白讲,搭建一个网站并没有什么很大的难度。买一个域名,买一台服务器,下载一套程序,按照教程一步一步操作,一个网站就部署起来了。尤其是在有了“宝塔面板”之后,这些操作几乎成了零门槛。

客户需要什么呢?有些客户什么都关心,只关心网站做好以后能在百度上排第几名。首先我并不认为这种“需求”不合理,非常合理。做网站可以说是“一锤子买卖”吧,网站交付完了,基本就完了。但是后期的推广、运营和 SEO 不是这样的。

好的搜索排名、好的用户体验,都是需要好的内容来做支撑的。比如:好的图片、好的文案、软文。

虽然我是吃技术这碗饭的,但我一直都说技术部分是所有建站环节中最不值钱的那个部分。广东、上海那边的网络公司接一个网站两三万块钱很正常,最后到我手里的钱能有十分之一就算好的了。这不是抱怨,是事实。我不接,有的是人接;我不干,有的是人干。而且价钱可能还更便宜。

头几年,我也尝试过所谓的“一站式”、“一条龙”建站服务。不管是自己干,还是找人合作,结果都不理想。自己干,学不过来、干不过来;找人合作,难以把控过程和结果。所以这几年,我就老老实实干我自己能干得了、能干得好的这点活了。没把握干好的,要么不接,要么和客户说明白、先干、干好了再付钱给我、干不好不要钱。

尽管如此,我依旧认为“一站式”、“一条龙”的建站服务,才真正叫建站,才是行业标准。所以,我还是会在技术的基础之上,继续努力向上下游探索。努力让客户放心的当“甩手掌柜”。你只管做你的“甩手掌柜”,所有的问题交给我,这才叫服务!而不是你想吃一个西红柿炒鸡蛋,我还得叫你拿着鸡蛋、拿着西红柿、带着油盐酱醋来找我。如此,再牛X的技术,客户最后的体验也不会好到哪里去!顶多是一盘色香味俱全的“狗屎”和一泡原生态的“狗屎”的区别!

为此,我这两天“斥巨资”买下了两枚域名,计划着明年做点事情。具体做什么、怎么做,暂时还不能说。

差不多就这些了。最后,说一下我的博客吧。其实,写博客是一件很浪费时间、劳心费神的事情。但是不写,又手痒痒。直到最近,我才发现我之前放在虚拟主机上的用 WordPress 做的博客因为主机到期、忘记续费,而丢失了全部的数据。丢了就丢了吧,未尝不是在而立之年和过去道别的一种很好的方式吧。

这次不会了。这一次“斥巨资”买了三年的腾讯云CVM,终于可以流畅的上传和浏览图片了;这一次彻底放弃 WordPress 了,改用了更轻、更快、更简的 Z-BlogPHP 。二〇二〇,从零开始,轻装上阵,挺好的。

结尾与祝福

我是李鬼手,一个在建站行业摸索了十年的“码匠”。非常感谢你拿出珍贵的时间,读完我这篇近 6000 字的长文。

祝愿大家在新的2021年里,风调雨顺、诸事顺心;

祝愿我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们新的一年里,财源滚滚来、业绩蒸蒸日上;

祝福我的亲朋好友们,心想事成、合家幸福安康;

祝愿我自己和我的家人们新的一年里,身体健康、万事如意、天天有钱花;

最后,祝福伟大祖国繁荣昌盛、国泰民安。

2020年12月20日 22:41:30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1 月 02 日 10 : 28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